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蔚来“瘦身”之道
本文来源于: 永利澳门娱乐场网上 作者:吴昊 关键字:蔚来、新能源汽车、李斌
 

 

8月1日,就在广大吃瓜群众们祈祷“8月对我好一点” 时,蔚来的部分员工却心中凉凉。

 

当天有媒体援引蔚来前员工的爆料称,蔚来正在大规模裁员,“今年3月还有9800人,8月就剩下8400人”。五个月内,1400名蔚来员工被离职。

 

蔚来裁员的传闻由来已久,每一次都引发热议。此次不同的是,蔚来坦率承认了裁员的事实。总裁秦力洪回应称:“蔚来今年一直在做局部优化,提高运营效率,也是这个阶段我们该做的事。”

 

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经过了野蛮的生长时期,今年一度遇冷。最近跌落谷底的蔚来,此时选择刹车调整,能否让自己走出逆境?

 

流年不利

 

2018年9月12日,蔚来身披中国新能源汽车第一股的光环,登陆纽交所。经历了与北汽蓝谷的一番明争暗斗,蔚来最终捷足先登。但光环来得不容易,碎得却够快,上市后蔚来一路流血,股价也是跌个不停。

 

随着2018年年报、2019年一季报的陆续发布,蔚来始终没有挽回颓势,截至目前,市值已经跌至34亿美元,相比最高峰时的120亿美元,大约只剩下四分之一。

 

与资本市场震荡相伴而来的,是蔚来轮番的人事变动。

 

年初,李斌在内部信中承认蔚来出现人员冗余的情况,今年上半年要对现有团队进行3%的优化。之后不久,媒体就报道了蔚来旧金山办公室被关闭,美国裁员70人的消息。

 

企业发展进入不同阶段,裁员属于正常变动,蔚来同样不例外。但对于彼时风头正盛的蔚来而言,裁员的另一重意思是发展势头正在放缓。

 

小规模裁员不会动摇根本,但高管队伍不稳定却是企业发展的大麻烦。

 

就在蔚来发布一季报的前一天,软件负责人庄莉被曝离职。

 

三年前,李斌亲自将庄莉挖进蔚来,且委以重任。但从5月份开始,关于庄莉要离职的消息就频频在坊间流传。

 

当时有报道称,庄莉在蔚来工作期间,自己创建了车联网公司——镁佳科技有限公司,公司距离蔚来分公司仅有百米,在业务领域与蔚来存在竞争关系。

 

庄莉自立门户的消息在6月底最终得到实锤,而且庄莉还顺手挖走了蔚来的大批技术骨干。尽管庄莉当初加入蔚来时说:“李斌是一个能让我服气的老板,一个正直的人。在价值观上,我们非常一致。”

 

庄莉离职给蔚来的软件业务泼了一瓢冷水,同时也暴露出蔚来管理层面的问题,这在蔚来美国(NIO USA)CEO伍思丽的离职事件中更为明显。

 

2015年,伍思丽加入蔚来,担任蔚来美国首席发展官、首席执行官,2016年成为蔚来董事。李斌对伍思丽同样青睐有加,称其“在硅谷绝对非常有影响力” 。

 

伍思丽离职当日,蔚来股价应声下跌4.18%。36氪曾报道过伍思丽离职的原因,报道称蔚来当时的美国团队与中国总部矛盾积蓄已久,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甚至蔚来美国团队的技术不对中国总部开放。

 

局势发展到这一步,恐怕谁也没有想到。

 

蔚来的两次高管离职事件都传得沸沸扬扬。令人扼腕的是,无论是庄莉还是伍思丽,李斌都曾寄予重望,但最终都闹得不欢而散,留下一地鸡毛。

 

除了高管离职造成的动荡与内耗,自燃事故也在这时开始火上浇油。

 

今年4月,西安蔚来授权服务中心的一辆ES8发生了自燃,随后,上海嘉定、湖北武汉、河北石家庄等多地都曝出ES8自燃的事故。

 

两个月自燃4次,让蔚来如坐针毡。消费者的信心跌到了冰点不说,还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

 

6月27日,蔚来召回4803辆ES8,虽然蔚来一再声明自己是主动召回,但实际上之前装备工业发展中心就发布了《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安全隐患排查工作的通知》,责令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进行安全隐患排查工作。

 

召回对于消费者来说是好事,但短期之内,蔚来的品牌还是受到了影响。在舆论声中,烈火之上的蔚来,在炎炎夏日中感受到的却是一丝凄凉。

 

自燃伤害了消费者的信任,蔚来第二季度的交付量可谓一言难尽。

 

根据统计,蔚来第二季度的交付量仅有3553辆,比起威马的4451辆和小鹏的7141辆都差了一截。作为国内首家交付辆过万的新势力,昔日风流,尽被雨打风吹去。

 

除了裁员,蔚来同时也在另一个领域开始“节流”。

 

据媒体报道,为缓解资金压力,蔚来已经抛售了FE电动方程式车队,今后不再持有,仅仅以赞助的方式支持其比赛。理由是投入巨大,收入甚微。

 

种种迹象表明,在逆境之中,蔚来已经开始改变和调整。

 

由奢入俭

 

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过去一路野蛮生长,蔚来当属其中的佼佼者。

 

造车是富人家的游戏,蔚来更是含着金钥匙出生。截至目前,蔚来的总融资规模超过370亿元,背后的金主包括腾讯、高瓴、红衫等30多个巨头。

 

富贵人家子弟,花起钱来也是毫不手软。为树立自己的品牌定位,蔚来刚开始成立,李斌就玩起了车队。

 

蔚来TCR (NEXTEV TCR) 车队于2014年正式成立,多次参加国际汽联电动方程式世界锦标赛,屡获大奖,为蔚来品牌宣传出了不少力。

 

但车队的烧钱也是出了名的,2014年9月,蔚来TCR拿下了首届PE车队冠军,有人计算过,仅是此次比赛,蔚来就花费了5000多万美元。此后的投入,想必不在少数。

 

蔚来的阔绰手笔,在ES8的发布会上同样一览无余。

 

2017年,蔚来举办的ES8发布会,排场很大,前后包下8架飞机、60多节高铁车厢,还请来了格莱美的最佳摇滚乐队Imagine Dragons,在上海设置蔚来专属登机口。还有人说,北京五棵松体育中心的19家五星级酒店当天全部爆满。

 

这一场发布会,蔚来花了8000万元。

 

为了打造高端品牌习形象,蔚来一掷千金如家常便饭。上海的上海中心、北京的王府井、杭州的西湖、深圳的平安大厦……都不乏蔚来线下体验店的身影。

 

《第一财经》曾报道,蔚来在上海太古汇的门店投入约8000万元,北京东方广场年租金约8000万元,根据推算,上海中心租金至少要达到上亿元。

 

有内部人士称,随着蔚来线下体验店的铺开,店面支出成本会超过研发方面的投入。

 

除此之外,蔚来还设立了100亿元新能源产业发展基金,投资30亿元在南京设立电机生产基地,在武汉光谷设立蔚来能源项目,与广汽合资成立广汽蔚来等。

 

蔚来的触手伸得越来越广,牌面铺得也越来越大。

 

但过于快速的扩张,难免不会有问题发生。

 

《科创板财经汇》曾报道,蔚来成立之初,既没有技术,也没有人,就采取买买买的策略,“不分优劣地高价挖人”,甚至不惜开出行业平均水平三倍的工资。以至于上海的猎头都觉得:蔚来的钱很好骗。

 

蔚来内部员工也吐槽过部门重复设置、工作任务不明确等情况。“相同的任务,一个小组完成了,另一个小组就没事做了,上级也不给布置具体的新任务。公司相当于白养了一批人,许多同事都笑称自己每天都是在混日子。”

 

蔚来的人力成本之高,在财报中看得更清楚。根据蔚来披露的财报显示,人均人工成本超过50万元,其中研发人员人均人工成本超过80万元。

 

眼见蔚来起高楼,眼见蔚来宴宾客,但究竟能持续多久,一切都要依靠当下的市场环境判断。

 

上个月,中汽协宣布下调2019年新能源车的预期销量,从年初的160万辆,下调至150万辆,增速从33%下调为19.4%左右。

 

市场大环境遇冷,蔚来的钱包也在缩紧。

 

蔚来最近拿到的一笔融资,是今年5月份亦庄国投宣布要投资的100亿元。但到今天为止,亦庄国投的100亿元投资却没有后续消息,当初承诺的共同出资成立的公司“蔚来中国”,也没有相关消息,至今还处于悬而未决的状态。

 

即使百亿资金成功入账、背后巨头撑腰,蔚来也确实到了该收缩战线的时候。当前的研发基地、工厂,每个月都需要大笔的资金周转,容不得半分闪失。毕竟贾跃亭的教训在前,李斌不会看不到。

 

根据蔚来前员工透露,蔚来此次裁员主要侧重于市场和研发人员,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当前的两款车ES8和ES6均处于交付阶段,短期之内,研发和市场的压力相对轻松。

 

对蔚来而言,与其选择冒风突进,不如选择落地为安。

 

养精蓄锐

 

其实除了蔚来之外,今年车企们普遍在刹车调整。

 

7月,日产也公布了裁员、削减产能的节流计划。按照日产汽车CEO西川广人的说法,2020年3月31日前,日产汽车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6400人,涉及美国、墨西哥、英国、印度等8个地区,在此基础上,还将在2023年春季之前,再削减6100个岗位。

 

除此之外,捷豹路虎、奥迪、福特、特斯拉等车企不是正在裁员,就是在计划裁员的路上。

 

可见,裁员的并不止蔚来一家。

 

今年大部分车企选择裁员,主要是受到经济形势、成本波动、利润下滑等因素的影响。

 

以中国市场为例,在连续第10年蝉联全球新车产销量第一的同时,中国车市2018年出现了罕见的负增长。这意味着,中国车市近28年来的高速增长正式按下了“暂停键”。

 

2019年,车市依然延续着2018年的下滑趋势。根据中汽协数据显示,上半年汽车销量共计1232.3万辆,同比下降12.4%。

 

新能源汽车市场虽然在上升,但根据今年年初各家车厂制定的目标,2019年已经行之过半,距离实现仍然遥遥无期。

 

比亚迪前半年销量14.57万辆,目标完成率仅有34.7%;北汽完成了29.6%;小鹏汽车仅仅完成24%;蔚来甚至不到20%。

 

市场遇冷,寒光乍现,车企与其选择顶风逆行,不如选择养精蓄锐。

 

根据员工透露,蔚来此次裁员的同时,并没有停止招聘计划,所以只是人员优化,并不存在大的危机。

 

比起此次裁员本身,我们更应该关注蔚来能否借助此次调整,改变当下的困境。

 

首先,蔚来目前面临的难题,是由自燃引起的质量危机,而产品质量也是一家车企的命脉所在。蔚来能否借由此次调整,沉下心来优化产品、避免再次发生自燃,将很大程度上决定蔚来能否重新振作。

 

其次,在短期盈利还无望的情况下,蔚来在节流之外,保证充足的资金源流以备不时之需,仍是重中之重。在当前股价一路下跌的情况下,李斌要说服投资人,看来还有一些难度。

 

蔚来此次的刹车调整想必不会仅仅止于裁员一个方面。而在新能源赛道上,刹车调整的也未必只有蔚来一家,之后,其他车企也将陆陆续续进入到调整阶段。

 

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经历了势如破竹的增长,已经进入到了分水岭的阶段,那个狂热的年代已经成为昨日往事。对于很多车企而言,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既是希望之春,也是失望之冬。

 

在当前的环境下,调整不是问题,不调整才是问题。

 

分享到: 收藏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友情链接
鸵鸟创投媒体 中国网商务 品途商业评论 川东新闻网 商业新知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 科技狗 一鸣网 电脑之家PC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