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 首页
  • 电商/O2O >
  • 财报镜像:阿里、京东、拼多多的痛点和边界
财报镜像:阿里、京东、拼多多的痛点和边界
本文来源于:IT老友记 作者:陆水月 关键字:阿里,京东,拼多多

 


与以往的周期相比,这一次,互联网的“T+2”传导效应似乎比预期的来得晚了。即便如此,从最新一季度财报中也可以看到市场的积极应对。

 

百度的营收、净利润指标均超投资者预期;阿里、腾讯在经营收入上依然保持均速增长;小米、美团两支同股不同权的互联网企业继续在盈利上,下足马力......

 

电商作为一个典型面,从最新的财报中可窥消费互联网的动态变化。

 

阿里宝刀未老,同比增速依然强劲,京东则重回增长轨道,拼多多的亏损大幅收窄,各大巨头纷纷发力下沉市场,以寻找新的增长点。

 

大的企业追求更大、更强,以稳固江山,小的企业似乎无计可施,求个全身而退。这期间,不乏大大小小的投资收购,也不乏紧衣缩食大刀阔斧地裁员、甚至寻求卖身。

 

阿里、京东、拼多多已经构成我国电商的铁三角,有趣的是,作为第一代电商企业的阿里、京东摆开的擂台,被带着移联网DNA的拼多多攻了擂。拼多多崛起,示现了中国消费蓬勃的另一面。

 

AJP在相互的博弈中生存,在各自的路径上,调整并适应变化。在新一季度的财报中,透露出很丰富的信号。

 

(一)阿里:高增下的“阴影面积”

 

鱼大水大,在阿里2019年Q2财报中,高增依然是主基调。

 

二季度,阿里营收为1149.24亿元,同比增长42%,营业利润为243.75亿元,同比增长204%,调整后的EBITDA同比增长34%,达到392.38亿元。

 

Q2和Q1相比,阿里核心商业的EBITA其实减少了6%,但由于云计算和数字媒体娱乐亏损相应减少,阿里Q2调整后的EBITA保持了30%的增长。 其中,云计算的亏损收窄得益于收入的增加,也说明阿里云计算业务的规模上去了。而数娱业务的亏损主要是因为成本降低带来的。

 

\

\


阿里营收、营收结构情况 (数据来源:阿里财报)

显然,从整体的业务结构来看,阿里核心电商业务依然是硬核,其营收占总收入的比值高达86.6%,折射的是,在阿里履带战略的设计中,电商之外的增长驱动力远未到来。

 

不过,在本季度,阿里核心电商版块的增长,出现了新的引擎。

 

财报显示,阿里的核心电商业务收入达995.44亿元,同比提升44%。其中,广告占37%、佣金占15%,新零售占14%,三项收入共计66%,是核心电商收入的大头。

 

然而,在这三者之中,与淘系电商关联最大是广告与佣金收入,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增长27%与23%。与之相比,新零售业务(盒马鲜生、天猫超市、天猫直销和银泰等)却大幅增长134%。同时,本季度保持三位数字增长还有一个版块,那就是以饿了么为首的生活服务版块业务,数据显示,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呈现137%的劲增。

 

由此可见,新零售和生活服务成为了阿里核心商业版块的主要驱动力。

 

显然,两大驱动力均来自于阿里“本土”电商业务之外,不仅侧面展现了阿里重金投入的新项目初显成效,也反映了大象跳舞背后的“阴影面积”。

 

盒马鲜生作为阿里新零售的一号工程,可以毫不讳言,盒马鲜生是近三年来所有的新零售项目中最成功的,也成为线下互联网化进程中的标杆。

 

据 永利澳门娱乐场网上了解,盒马鲜生已经覆盖到全国21个城市,开出160家店,服务了超1000万个客户,线上订单占比超60%。随着盒马鲜生门店网络的铺开,其对业绩的贡献越发明显。

 

然而,在光鲜的业绩面前,不应忽视的是代价。

 

严格来说,当前阶段的盒马鲜生增长主要依靠资本驱动。盒马鲜生是在“血包”的支撑下,垒出来的一道新零售城墙,否则,盒马鲜生之路维艰。

 

阿里对盒马的注资从2016年3月开始,其中,阿里的投入亦有迹可循。2018年上半年,是盒马鲜生狂飙突进的高峰时期,那时,盒马鲜生以“4天开1店”的速度前进,总店数迅速攀升到45家。

 

这一举措从阿里财报购买商品与设备的花费项中直接体现。财报显示,2018年第二季度,阿里这项花费从56.16亿元骤然攀升至97.59亿元,环比增长高达73.77%,不难发现,盒马门店铺量对阿里现金流的消耗。

 

正是因为高成本的投入,盒马鲜生在近两个季度内也进行了调整,一方面扩张降速,从自有门店上看,本财季内,盒马鲜生的净增门店仅15家,为2018年以来最低。与此相比,盒马鲜生前三财季的门店净增数分别为32、32、26,显然,环比增速减半。

 

另一方面,盒马鲜生门店业态也开始进行调整,由大门店转向更多元、更低成本的多元业态。比如盒马mini、盒马小店等业态。

 

本季度财报显示,在购买商品与设备花费项上,反映出的新零售投入水平的指标数据为58.56亿元,略高于上一季度的56.88亿元,远低于2019第三财季的100.11亿元。

 

可见,阿里为保持营收高增,进行市值维护等,所选择的战略打法和代价。

 

值得注意的是,在季度期内,阿里本地生活服务业务的表现亮眼,与全年同期相比,保持137%的大幅度增长,这一增长尺度,瞬间秒杀同一时期美团外卖(44.2%)的表现。

 

 

美团外卖和阿里生活服务收入对比情况 (数据来源:阿里、美团财报)

但必须考虑的是,2018年5月份,饿了么才并表阿里;2018年12月份,口碑才并表阿里,但二者均属于阿里关联公司,其并表需要统计全年业绩。也就是说,阿里本地生活服务137%的高增长,或是由于财务处理口径的问题,并非在实际业务出现超高速增长。

 

Trustdata的研报数据亦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佐证这一结论: 2019Q2,美团外卖的交易额占比持续扩大增至65.1%;同期饿了么+饿了么星选在第二季度的市占比为32.8%。

 

无论是财报数据,还是第三方机构调研数据,都显示饿了么在与美团外卖的较量中处于劣势。

 

由此可见,阿里本地生活服务137%的高增,是由于基数低而在财务上表现亮眼。实际上,

饿了么拥抱阿里这一年,虽然在业务上有大量的阿里资金投入,但是,饿了么在业务上也只能算是也无风雨也无晴。

 

更进一步说,阿里在期内实现的增长,一定程度上带上了“阴影”。那么问题来了,阿里财报在近十个季度的高增下,下一匹黑马会出现在哪里?降速的拐点会否出现?

 

(二)京东:一山望见一山高

 

总体而言,京东2019年的第二季度财报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

 

首先,在营收上本季度不仅破了1500亿元的大关,更重要的是,其在增速上实现22.9%的同比增长,不仅超出了分析师的预期,而且与上一季度的增速相比有小幅拉升。

 

营收之外,需要指出的是,京东在本季度的盈利表现。

 

即便是在计算了投资等市场影响的GAPP下,京东Q2的净利润也达到了6亿元,而去年同期的数据是亏损22亿元。而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Non-GAAP)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36亿,同比增长644%,其经营利润率为2.1%,去年同期则为0.1%,创历史新高。

 

京东第二季度的盈利也直接在股票上体现,提振拉升成主基调。

 

进一步分析,京东的收入增长点在哪?

 

财报显示,京东Q2的净服务收入达168亿元,同比增长42%,占整体收入的比重提升到11.2%,成为京东的重要增长点。其中,物流和其它收入为56.9亿元,同比增长98.1%,而市场及广告收入仅为24%,换言之,Q2服务收入的高增来源于物流和其它收入的增长。

 

综合来看,京东第二季度的财报数据回暖,很多指标重回到增长的轨道中来。这也充分说明,在水逆中的京东,经过前一段时间的整风,业务开始复苏。

 

另外,京东作为中国第二大的综合电商平台,其在电商基础设施的建构上,开放赋能的实力在不断地增强。

 

此季度的财报是京东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因为,京东已经越过了近一年多来的低迷。

 

然而,这山望着那山高,京东越过山丘之后,还有更高的山要跨越。

 

实际上,从京东的财报中可以反应出来。据京东第二季度财报,截至2019年6月30日,京东过去12个月的活跃用户数增长至3.213亿,新增加了1080万,同比增长2.39%,其中,下沉市场的贡献了7成。

\

京东活跃用户情况 (数据来源:京东财报)

​​

虽然,以目前京东的体量,哪怕是保持个位数的增长已属不易,但显而易见的是,用户增长疲软是摆在京东眼前的一大难关。

 

这也是京东要死磕的问题之一。

 

众所周知,从活跃买家数量来看,拼多多在2018年Q2的时候已经超过了京东,成为中国第二大电商平台。若再追问一句,拼多多在GMV上全面超越京东何时将至?彼时,京东的境地将如何?

 

据相关机构指引,未来3年内,拼多多将至少维持60%以上的GMV年复合增长率。预计到2021年,拼多多的年度GMV将赶超京东,达到2.07万亿元。

 

而根据拼多多的最新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12个月期间,拼多多的GMV达7091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621亿元,同比增长171%。从这一增速来看,拼多多超越京东似乎只是时间点的问题了。

 

当然,苏醒了的京东并不是“软柿子”。

 

重回增长轨道之后,京东的战略明确,目标清晰:一边集结重兵,寻找下沉上升空间,掘金隐形新中产;一边倚重微信,奋力抓住再一次造血的机会。

 

在此次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中,京东商城CEO徐雷透露,在今年10月1日前后,京东将升级跟腾讯合作的微信第一入口的资源,打造为一个专门针对微信的生态,尤其是女性和低线市场的一个新的模式。

 

女性和低线成为两大增长的突围点。有着3C家电基因的京东,一直想在品类上注入更多的女性基因,发力服饰,推奢侈品Toplife平台,做京东时尚,联合腾讯投资唯品会等尝试不断。此外,在下沉趋势的带动下,京东也结合京东帮、京东便利店等在无界零售上推进,同时在线上也不断地发力拼购等。

 

毫无疑问,在流量增长上下文章,作为腾讯的“干儿子”,抱好大腿也是京东突围的希望。其他不说,最起码的优势是,微信和阿里本是绝缘体,在微信的生态中,阿里系电商率先被“灭”了。

 

其实,电商市场空间够大,微信的社交流量也够大,在偌大的市场蛋糕面前,就看京东如何抢食了。

 

(三)拼多多:速度or盈利,这是个问题?

 

8月29日晚间,来自中概股的一则消息瞬间轰炸屏幕,截至周四(29日)美股收盘,百度市值被拼多多赶超,拼多多的市值为390.67亿美元,比百度的365.38亿美元高出25.29亿美元,列位中国互联网企业五强。

 

实际上,在拼多多的发展历程中,这般一石激起千层浪的消息不在少数。在短短的四年时间里,拼多多闪电般崛起,增长一直是它的核心题眼。那么,拼多多的增速什么时候会降下来?其流量增长的拐点何时出现?

 

然而,从拼多多的二季报中,“降速”依然无迹可寻。

 

财报显示,拼多多各项核心数据依然保持强劲的增长。

 

二季度,拼多多实现营收72.90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7.09亿元同比增长169%,较今年一季度的45.452亿元环比增长60%,高于市场61亿元的普遍预期。

 

在期内12个月中,拼多多的GMV指标数据高达7091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621亿元,同比增长171%,相当于行业十倍的增速,飙升的劲头依然很足。

 

财报指出,拼多多GMV的增长主要源自用户规模和平均消费额的全面提升,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12个月期间,拼多多平台活跃买家年度平均消费额进一步增长至1467.5元,较去年同期的762.8元同比增长92%,继续保持翻倍增长态势。

 

当然,拼多多高增的背后,离不开期内的营销驱动和百亿补贴。换言之,拼多多持续烧钱拉动增长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

 

二季度财报数据显示,拼多多用于销售与市场推广的费用为61.037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9.707亿元同比增长105%,较一季度的48.893亿元增长12.14亿元,补贴力度不断加大,包括期内618百亿补贴计划在内。

拼多多营收、GMV、现金流指标数据情况   (数据来源:拼多多财报)

拼多多营收、GMV、现金流指标数据情况 (数据来源:拼多多财报)

 

营收、GMV之外,更为关键的一个指标是活跃用户数。

 

财报显示,截至6月底,拼多多平台年活跃买家数达4.832亿,同比增长41%,净增1.396亿,较一季度单季增长3990万活跃买家。其中,拼多多移动客户端平均月活用户达3.66亿,净增7630万,同比增长88%,单季净增规模创历史新高(口径为拼多多APP入口月活)。

 

据 永利澳门娱乐场网上了解,拼多多全国网购人群中有超过一半成为拼多多用户。其实,这一点也间接佐证了,拼多多的人均消费金额上升的原因。

 

动物凶猛。

 

从目前来看,无论是阿里还是京东,拼多多的增长速度均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不容否认,拼多多的增长一定程度上依靠补贴驱动,然而,对于如今拥有4.832亿活跃用户规模的平台而言,“下一秒”盈利并不难实现。

 

从本季度的财报来看,拼多多的动能依然十足,其数据增长并没有登顶,据 永利澳门娱乐场网上预测,拼多多至少还有两个季度至一年的高增期,这个时间,将足以决定拼多多开山立派的市场地位。

 

当然,即便拼多多登顶了电商造下一个山头,拼多多还将要再造山头,比如物流,比如金融,这些都将是一个个难关。

 

(四)电商三师会战

 

中国电商的战场上已经变成了阿里、京东、拼多多三师会战的节点上。这其中唯一不同的是,带着移动互联网基因的拼多多,对传统电商平台即京东、阿里的穿透。

 

在季度期内,阿里和京东的营收增速近乎保持在2:1的区间增速,拼多多则不然,它的增长速度与阿里、京东均不在一个量级。以增长趋向于缓慢的二季度中的数据来比较,拼多多169%同比增长速度,超阿里(42%)4倍,京东(22.9%)的8倍。

 

同样,在活跃用户增速中的表现中,也可看到拼多多的凶猛。Q2拼多多活跃买家为4.8亿人,超出了京东(3.2亿人)1个多亿,与阿里(6.7亿人)相差不到2个亿。

阿里、京东、拼多多营收、活跃买家情况 (数据来源:财报)

阿里、京东、拼多多营收、活跃买家情况 (数据来源:财报)

不难发现,京东和阿里系增长更趋向于结构优化,在生态“计划”之内寻找增长空间,二者之间的比拼并不会出现太过于超预期的表现。一方面是因为规模基数,另一原因是,二者的发展路径其实是殊途同归,甚至可以理解为,京东的生态建构其实是阿里系电商生态的另一个翻版。

 

如果,没有拼多多的出现,京东和阿里系电商的PK或许不会出现大的跃进。拼多多真正搅动了电商江湖。

 

毋庸置疑,拼多多在整体规模上保持着超越京东的态势,其实,根据平台定位,淘宝才是拼多多的正面对手。如果从真正增长的内核来剖析,拼多多已经取代京东,早已经成为阿里系电商的头号劲敌。

 

据 永利澳门娱乐场网上了解,直到去年年初,阿里才真正将火力从京东转移到拼多多,不仅在阿里集团内部成立“打多办”,业务线上淘宝特价独立上线,在支付宝推出拼购等,即便如此,阿里系电商正面对战拼多多显得迟滞且被动。

 

据相关数据显示,目前拼多多和淘宝用户的重合度已经高达70%。毫无疑问,这带给淘宝的将是致命的打击,更为重要的是,拼多多从阿里的短板——社交维度进行突破,这是阿里触不及防的。

 

三师会战的另一个特征是进攻下沉市场。

 

阿里正举一切力量重启聚划算,进攻下沉市场,以扩大阿里触达用户的抓手,提高阿里系电商用户的活跃度。京东随势跟进的态势明显。

 

但是,在趋同的战略下,从目前来看,它们都不是拼多多的对手,毕竟基因不同,由此而带来的是核心竞争力的不同,这就决定了每一家的边界。

 

认清边界并从自己擅长的角度去突围显得至关重要。

 

阿里重启聚划算,靠营销驱动,体量驱动,不容否认费力但有效。京东更多地是在服务、体验上做持续深耕突破,无论是物流能力还是电商能力,京东的自营,在时间和经验上的积累不是盖的。

 

拼多多作为移联网一代的崛起,坐享了互联网商业基础设施的福利,比如支付、物流、用户教育等,这也是拼多多速度的一个前提。拼多多要自成一派,要走的路还很长。

 

未来电商的博弈还有很多交汇点,也值得期待。


分享到: 收藏
友情链接
鸵鸟创投媒体 中国网商务 品途商业评论 川东新闻网 商业新知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 科技狗 一鸣网 电脑之家PC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