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后马云时代:阿里的进阶和边界
本文来源于:IT老友记 作者:陆水月 关键字:马云,阿里巴巴,张勇,退休


“阿里巴巴公司,我最骄傲的不是商业模式,而是今天我们的人才梯队、组织建设还有文化的发展......如果我算第一代,我们第五代领导人梯队建设已经做好了。”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曾经在一次采访中提到阿里的接班人制度。

 

9月10日,就在今天,55岁的马云宣布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职位,正式宣布退休。而47岁的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将接棒马云,成为双料要职加身的第一人。

 

阿里巴巴集团将正式进入后马云时代。

 

“弓马殷实,猛将如云”,在阿里草创之初,很难招到员工,因而马云有着这样一个愿望。而20年之后,在遍布70多个国家和地区,阿里巴巴的“子弟兵”已经超过10万名。

 

马云不仅实现了愿望,而且在过去20年时间里,“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一群有意义的人,一起做一件有价值有意义的事”.....这些使命、愿景、价值观已成为阿里人的烙印。

 

此次,马云正式交出权杖,但这并不是一次简单的权力交接和改头换面,而是一次阿里组织力和领导力的全新升级。阿里的未来并非寄托在某个人或者某群人手中,而是靠一个组织、一个制度的力量保持高速运转。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马云是阿里的精神领袖、文化导师和阿里经济体的第一运维者。而马云的退休,也为阿里的下一个20年或许更长时间,奠定了文化、组织和人的基础。

 

20年改变潮水的方向

 

年纪轻轻

本该是烈酒野马

也该是清水天涯

少年谁肯自甘平凡

 

1997年,在湖畔花园风荷苑16幢1单元202室,马云和他的18罗汉,携着“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初心和愿景出发了。

 

20年后的今天,阿里巴巴已经成为年营收破3700亿元,市值超4600亿美元的互联网巨头。经过20年的发展,阿里已经成为横跨电子商务、金融服务、物流、云计算、新零售等多版块的数字经济体。

 

据张勇介绍,目前阿里巴巴集团的商业容量已经超过4.8万亿,在未来2年内会达到三年前提出来的一万亿美元的目标。

 

就在这庞大的经济体背后,阿里巴巴连接了8.7亿的数字钱包用户,让上亿的包裹在全球范围内高速运转,拥有数以百万计的云企业......

 

毫无疑问,阿里是伟大的。20年时间,它一跃成为中国新经济实力的代表,也改变了潮水的方向。

 

淘宝解决了交易的难题,开创了人们线上购物的生活方式;支付宝解决了信用的问题,让中小企业多了一条生意的门路;菜鸟网络解决了物流的标准问题,让反人性的30分钟到家服务成为常态;阿里云解决了存储的问题,大幅减少了创业的成本......

 

阿里在一步步地搭建中国商业基础设施,不仅创造了中国电商的标准,还创造了中国支付的标准、物流的标准等。在一次次的成果之下,“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愿景不断前行。

 

在显性的阿里数字经济体的成果下,隐藏的是阿里文化、组织等软实力,这也是马云引领阿里20年打江山拿下的战果。

 

马云不懂技术,但是懂人心。因而,在马云的人格魅力和光环下,有60后的蔡崇信,20年前放弃百万美元的外企高管年薪,不远万里追随马云到杭州,每个月拿着500元微薄的收入。

 

有70后的张勇(逍遥子),原来的Title还是盛大网络的副总裁和首席财务官,2007年选择从上海到杭州上班,在杭州的一家五星级宾馆一住就是十几年。他将接过马云的权杖,带领阿里来自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超过10万员工,向前。

 

有85后的蒋凡,2013年加盟阿里推进手淘,现任淘宝&天猫总裁,掌管着每年超过两万亿的交易......

 

良将如潮。

 

阿里造将背后是马云时代创下的一套别具风格和特色的人才培养制度、组织力和文化力。

 

从2003年开始,阿里对每一个岗位都实施了接班人培训计划,把文化、价值观以及团队合作纳入每个同事的业绩考核。

 

2009年,阿里成立十周年时,为了确保阿里文化的传承,正式启动了合伙人制度建设。

 

2012年,阿里开始实施阿里领导层年轻化的整体换代升级准备工作。同时,为了更好地平衡集团整体战略的延续性、稳定性,以及提高执行管理指令的快速反应能力和创新能力,阿里集团成立了战略决策委员会(董事长担任主席)和执行管理委员会(CEO担任主席)。

 

2015年可谓具有标志性的一年。

 

这一年大批老阿里人开始交棒,号称史上最大规模的管理层更替。自从2015年5月10日起,陆兆禧将卸任阿里集团CEO一职,出任集团董事会副主席。王坚、邵晓锋、曾鸣和王帅,也将把日常管理权移交给培养出来的70后管理团队,转而专注于战略、人才培养、文化建设和传承。

 

1972年出生的张勇接棒陆兆禧,一定程度上标志者阿里将全面由70后掌控“兵权”。张勇背后有一批70后猛将,B2B的吴敏芝、淘宝系的张建锋(行癫)、阿里云的胡晓明(孙权)、菜鸟的童文红、移动互联网的俞永福,还有身经百战、坐镇中场的姜鹏(三丰)、戴珊(苏荃)、吴泳铭(东邪)、蒋芳。

 

经过这几年的努力,阿里形成了38位合伙人,他们是阿里自上而下体制运作的最终决策者,他们来自五湖四海,是各个行业的专业领袖和精英;他们中工作10年以上的占90%,70后、80后占80%。

 

根据阿里财报数据,在其管理层中,70后的管理人员占45%,80后占52%,而60后只占3%,90后的阿里人也不在少数。

 

在一次次的轮岗制度下,阿里形成了兵权移交的良性循环,大胆地启用新人,开启了阿里对年轻和企业活力的持续动力。显然,在人才继承上,阿里同样拥有“履带战略”的智慧。

 

这是阿里组织力闪耀出来的战略之光。

 

与此同时,灵魂导师马云一直致力于阿里文化价值观的建构。

 

2001年,在阿里的B2B时代,阿里的价值观第一次成体系,被命名为“独孤九剑”;2004年,在淘宝与支付宝诞生之后,阿里的业务开始走向多元化,其价值观也随之更新为“六脉神剑(通关制)”,价值观写入阿里人的考核制度中;2013年,阿里巴巴赴美IPO大局已定,“六脉神剑(ABC制)”诞生......

 

作为阿里价值观的根本,在20周年晚会开幕之际,历经14个月,修改20多次的“新六脉神剑”揭开了面纱,这是阿里价值观、愿景和文化的全新升级。一定程度上,也是马云交棒下一代的公开传承。

 


“对一家交易额超过万亿的企业而言,其未来的威胁不太会来自某一两项具体业务或技术,而更可能来自系统内部潜在的裂痕,比如文化的质变和系统的漏洞,或者外部环境带来的变化。”正如业内人士评价的一样。

 

也如美团点评王慧文所言,阿里的组织力是所有新经济公司的唯一过关者。正是在文化价值观的打造,团队向心力之下,阿里在各个业务上都能能够形成自己的领军人,形成一系列的应变力和执行力。

 

踏着技术的浪潮而来,阿里人在20年时间里,创造了中国商业的奇迹。

 

然而,英雄已老,而基业要长青。

 

进入后马云时代,阿里同样离不开的是挑战和变化。

 

后马云时代的威胁

 

唯一不变的是变化,这是写进阿里价值观里的原则之一。因而,不等风来,也不迎风走,拥抱变化,做“造风者”,是阿里一以贯之的气质和风格。

 

2003年,支付宝诞生开启了移动支付的先河;2009年阿里云成立,让阿里成为国内最早布局云计算的平台型企业;2016年底,阿里提出包括新零售在内的“五新”战略,揭开零售业数字化革命的大幕......

 

这都是阿里引领风向。

 

然而,世界在变,用户在变,竞争环境在变,阿里这头3万亿的经济体的巨兽,由于错失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其在PC时代建构竞争机制开始出现反转,换言之,阿里在行业中的话语权开始出现失声。

 

此前,追随腾讯系的京东是阿里的眼中钉,阿里和京东你来我往,一个处处进攻,一个步步防备。然而,阿里的敌人并不止步于京东。

 

出生在移联网时代的拼多多,一边吸收微信生态提供的养分,一边起底下沉市场,在短短的四年时间里,已经做到了超过7000亿元的GMV,并且在连续的几个季度内,保持着十倍于行业的增速。

 

不容小觑的是,在阿里的眼皮底下,拼多多壮大为一个拥有3.66亿月活买家数的平台,不断地蚕食着淘宝的根基。

 

然而,与微信绝缘的阿里既缺乏社交的基因,又在模式上不同维(阿里是“人找货”的货架式电商模式,拼多多是“货找人”模式),一时之间,阿里难以反制拼多多。

 

在如此情况下,时隔十年,阿里重启营销利剑——聚划算,加码营销驱动爆款威力,打响反制拼多多的战争。

 

同时,阿里的另一个劲敌来自生活服务领域——美团点评。

 

不经意间,美团点评凭借着狼性的执行力,在生活服务领域C位胜出。一年前,并入阿里生态体系的饿了么,在王磊的带领下,大打价格战,欲砸下百亿的资金,野心勃勃地拉开市场争夺战的序幕。

 

而生活服务电商不同于实物电商,其中涉及到诸多的产业链环节,并非通过简单的资本手段能够撬动。事实如此,在过去一年,饿了么宝剑出鞘,然而在市场份额上,二者之间的差距在逐步拉大,美团外卖的市场份额已经是饿了么的近两倍。

 

在生活服务领域,阿里并没能复制其在实物电商领域的辉煌战绩。

 

京东、美团、拼多多的崛起,都在不同的维度对阿里造成威胁,更重要的是,在它们背后隐藏的是和阿里在同一量级竞争对手——腾讯。

 

天下英雄谁能敌?二马。和阿里一样,腾讯同样在搭建中国商业基础设施的大底层,也在不断地向外输出另一个中国标准。

 

腾讯的内核是社交,而阿里的本质在交易,由于基因不同,二者选择的路径和发展的逻辑则不同。当走到竞争的交汇处时,谁与争锋?

 

互联网带来商业模式的创新,一定意义上是对场景的重构,场景是流量的载体,也是价值的产生地。攻占场景已经是目前各大巨头的头部战略。

 

在PC时代,阿里电商营造的购物场景是搜索式的,人们来淘宝的目的很明确,为了购物,为了淘便宜。

 

但移联网风潮到来的时候,场景出现了巨大的变化。它不仅体现在“沟通场所”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从PC端迁移到手机端),更重要的是,人们发生联系的方式,亦同样改变,而不幸的是,这个场景主要在阿里最大的竞争对手---腾讯系的微信上完成。

 

当人们在微信上产生各种关联并进而形成不同的场景,并随时完成交易时,它却完全屏蔽了阿里系电商,阿里被迫形成自己的场景,来往、支付宝社交、钉钉以及淘系社交化、大文娱等板块的布局,都是在场景上努力。

 

伴随着移联网雄起的微信,将社交打到了极致,想从微信分食,难于上青天。

 

“每个企业都有生命周期,如果不是由我们自己来终结现有的业务,也终归会有其他人来终结。与其那样,还不如我们自己用新业务来终结现有的业务。”张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强调。

 

步入后马云时代,这将是张勇及他的团队们躲不过的恶战。

 

变化从新愿景开始

 

在新六脉神剑中,阿里公布最新的愿景:一是,不追求大,不追求强,追求成为一家活102年的好公司;二是,到2036年,服务20亿消费者,创造1亿就业机会,帮助1000万家中小企业盈利。

 

在过去20年阿里打造了迄今为止全球最为复杂,最强大的经济体之一。

 

在核心电商版块,阿里从最开始是 B2B,到做C2C的淘宝,之后又建构B2C的天猫、聚划算、天猫国际还有,新零售一号工程盒马鲜生。在商业基础设施建构上,从阿里云到菜鸟物流、蚂蚁金服,阿里的商业帝国不断地延展。

 

用张勇的话说,阿里已经成为横跨商业、金融、物流、与计算各个领域的独特数字经济体。阿里的发展也是中国过去十年发展的缩影。

 

但从新的愿景来看,阿里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边界,开始收起帝国的锋芒,不再一味追求大,追求强,而是要获得“长寿”的密码。

 

其实,在过去几年里,阿里不可谓不努力。

 

张勇挂帅后的阿里,俨然互联网企业中的“拼命三郎”。在履带战略的指导下,它四处跑马圈地,无论是在新零售上的布局,还是餐饮外卖、酒旅、出行以及大文娱,阿里就像一只八爪鱼,疯狂地在每一个行业的入口处争夺。

 

在新零售的落地中,阿里集结了银泰、三江购物、苏宁、百联集团、大润发、高鑫零售等陆军盟友,而且还孵化了盒马鲜生,同时,随着天猫小店、智慧门店落地,在多场景的覆盖上,其各方面的数据打出了一个显著增量。

 

截至2019年6月底,阿里系电商的移动月活跃用户较3月底1.21亿增长3400万,达到7.55亿,同比增幅16.9%,环比增幅3.1%。另外,其年度活跃消费者达6.74亿,较截至3月底的12个月内增长2000万。

 

事实上,从2019年1月1日至今,阿里的活跃用户数已经累积增长5600万。

 

如今,淘宝直播已成为商家的基础运营工具之一,2018年成交规模超过千亿元。靠直播带货5000万元以上的店铺多达84家。除了销售增长外,淘宝直播还提供了包括店铺拉新、消费者运营在内的多种平台价值。在带货超过千万元的淘宝、天猫店铺中,平均复购率在60%以上。

 

所有这些努力无非是为了让阿里这一庞大的经济体保持平稳的增速和发展。然而,对于一个拥有102年愿景的企业而言,需要持续不断地输出平台的价值。

 

你会慢慢发现,阿里在威胁和压力之下,也正在改变。

 

阿里变得越来越重。

 

从前端的用户入口,到后端的运营、产业链的每一个环节,阿里都试图通过资本的力量加码布局,比如金融、云服务、物流、新零售、本地生活服务、娱乐、海外市场。

 

阿里也变得相对柔和。

 

此前,在阿里的投资逻辑中,是我搭台你唱戏,来了我的山头就得唱我的歌,今天搭新零售的台子,饿了么来了,就负责把生活服务这条线上的活儿给做好;哈罗出行来了,就负责把出行的口子守好……

 

此前,阿里的投资无疑是一种商业生态的延展,要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近日,阿里20亿美元对网易严选的收购却显得稍有不同,网易严选可谓阿里首开B2C的自营模式并购的先河,网易严选将保持独立运营。

 

还有,今年3月1.71亿美元押注趣头条;6月,阿里领投了小红书3亿美元融资,而这些投资的标的中均有腾讯的身影。

 

换言之,阿里投资似乎转了风向,其投资逻辑并没有严格遵循此前的“二八定律”,宁可以牺牲标的的创新性,也要拿下绝对的控制权,简言之,阿里变得有点“腾讯”了。

 

马云在卸任演讲中表示:阿里的目标不是打败对手,做好公司比做强公司更难。

 

1999年,新浪、搜狐、网易开启中国互联网门户时代;2009年,中国互联网进入BAT巨头称雄的年代;2018年,美团点评、今日头条、滴滴、拼多多等作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新星崛起。

 

作为第一代互联网公司,新浪、搜狐、腾讯、携程、阿里、百度等在这几年都迎来20周年,然而,能够像腾讯和阿里这样保持生命力的企业已不多。

 

而下一个时代,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将驶向何方?

 

王兴在港交所鸣锣之前的简短发言中,特别鸣谢了乔布斯,是移联网时代让美团点评创造了奇迹;而在华兴资本IPO之际,包凡则好好感谢了一把时代。

 

科技企业创新是时代赋予企业的大变革使命,中国科技企业的创新活力也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基本面,轰隆隆的信息革命时代,车到山前,科技企业又到了一个新的进阶时刻。

 

马云曾表示,阿里的第一产品是人。

 

在新的六脉神剑下,阿里已经开启了文化、制度、人才为驱动力的企业传承制度。在后马云时代,阿里的新愿景也开始起航。


分享到: 收藏
友情链接
鸵鸟创投媒体 中国网商务 品途商业评论 川东新闻网 商业新知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 科技狗 一鸣网 电脑之家PChome